看看每种疫苗:结核病疫苗

结核病疫苗被称为卡介苗,自 1920 年代初以来一直存在。它是通过削弱一种类似于结核病的细菌菌株制成的,这种菌株最初是在奶牛中分离出来的。这种细菌菌株称为牛分枝杆菌,与人类菌株(结核分枝杆菌)非常相似,接种牛菌株可以预防由人类菌株引起的疾病。

结核病疫苗有副作用吗?

注射部位的酸痛很常见。每10,000名接种结核病疫苗的人中约有3人出现腋下疼痛肿胀。

谁应该接种结核病疫苗?

结核病疫苗只推荐给那些与结核病患者一起生活的儿童,这些儿童要么不能服用治疗感染所需的抗生素,要么感染了对所有抗生素都具有高度耐药性的菌株。归根结底,美国只有少数人属于这些类别。

精彩内容参见 阅读更多!!! 点击文章标题或阅读更多!!!

新一代结核病疫苗在路上

结核病对全球卫生的负担是巨大的:根据世界卫生组织的数据,2022年结核病是仅次于COVID-19的第二大传染病杀手,死亡人数超过艾滋病毒/艾滋病。“结核病每年在南非造成约28万人患病,全球有1060万人死于结核病,其中130万人死亡,”费尔利说。“这是一个重大问题,特别是在低收入和中等收入国家。

目前,唯一可用于预防结核病的疫苗是卡介苗(BCG),在一些国家,婴儿出生后不久就接种了这种疫苗。该疫苗于1921年首次用于人类,为年幼的儿童和严重形式的结核病提供了良好的保护,但它有其局限性,Fairlie说。

“卡介苗将保护年幼的儿童——我们知道,年幼的儿童,尤其是五岁以下的儿童,患结核病的风险更高,”她解释说。“然而,BCG对儿童早期以外的保护并不多,当然没有达到我们想要的程度。”

她补充说,今天,如果有人接触过结核病,可以选择给予结核病预防治疗(TPT),但这依赖于个人服用药物至少六个月 – 而患者经常从依从车上掉下来。由于各种原因,南非的TPT规划也被证明是次优的,包括监测不力、卫生工作者持怀疑态度、接触者追踪无效,甚至患者层面的社会经济因素。因此,用疫苗预防结核病是一种更可取和更实用的选择。

精彩内容参见 阅读更多!!! 点击文章标题或阅读更多!!!

获得更好的结核病疫苗的道路贯穿蒙大拿州

1921年研制的卡介苗(BCG)仍然是唯一的结核病疫苗。虽然它对幼儿的有效率为40%至80%,但其对青少年和成人的效力非常低,导致全世界都在推动创造一种更强大的疫苗。

蒙大拿大学转化医学中心(University of Montana Center for Translational Medicine)正在进行一项努力。该中心专门通过添加所谓的新型佐剂来改进和制造疫苗。佐剂是疫苗中包含的增强免疫反应的物质,例如脂肪分子或铝盐,而新型佐剂是尚未用于人类的佐剂。科学家们发现,佐剂比单独产生抗体的抗原具有更强大、更精确和更持久的免疫力。

精彩内容参见 阅读更多!!! 点击文章标题或阅读更多!!!

结核病疫苗(BCG)

卡介苗(BCG)是一种治疗结核病(TB)的疫苗。这种疫苗在美国没有广泛使用。然而,在结核病流行的其他国家,它通常用于婴儿和幼儿。卡介苗并不总是能保护人们免于感染结核病。

精彩内容参见 阅读更多!!! 点击文章标题或阅读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