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a章:带状疱疹

第28a章:带状疱疹

第28a章:带状疱疹

2021年8月23日

Shingles(带状疱疹)

疾病

带状疱疹是由潜伏的水痘带状疱疹病毒(VZV)感染重新激活引起的,通常是在初次感染后几十年。

原发性VZV感染通常发生在儿童期,并导致水痘(varicella);有关这方面的更多信息,请参见第三十四章。在原发性VZV感染后,病毒进入感觉神经,并沿着神经传播到感觉背根神经节,并建立永久性潜伏感染。潜伏病毒的再活化导致带状疱疹的临床表现,并与免疫衰老或免疫系统抑制有关,即免疫抑制治疗、HIV感染、恶性肿瘤和/或年龄增长。据估计,英格兰和威尔士70至79岁人群的带状疱疹年发病率约为每100,000人中790至880例(van Hoek et al., 2009),见图1。带状疱疹的风险和严重程度随着年龄的增长而增加。

带状疱疹的最初症状通常始于受影响皮肤区域(皮区)的异常皮肤感觉和疼痛。作为前驱症状的一部分,可能出现头痛、畏光、不适和不常见的发热。在几天或几周内,单侧水疱(充满液体的水泡)皮疹通常出现在皮肤分布中。在免疫受损的个体中,可能会出现涉及多个皮区的皮疹。受影响的区域可能会强烈疼痛,并伴有感觉异常(皮肤刺痛、刺痛或麻木),并且强烈瘙痒是常见的(Gilden et al., 1991)。皮疹通常持续两到四周。

皮疹出现后,该部位会出现持续性疼痛,称为带状疱疹后神经痛(PHN),这种情况在老年人中更为常见。疼痛持续或出现在皮疹发作后超过90天(Oxman et al., 2005)是PHN的一个普遍接受的定义。平均而言,PHN持续三到六个月,但可以持续更长时间。疼痛的严重程度各不相同,可以是持续的、间歇的或由受影响区域的刺激引发的,例如风吹在脸上。(Katz et al., 2004年)

带状疱疹的其他并发症取决于受影响的神经,包括轻瘫(运动无力)、面瘫和“带状疱疹性眼炎”,涉及眼睛和相关的皮区,可能导致角膜炎、角膜溃疡、结膜炎、视网膜炎、视神经炎和/或青光眼。(Shaikh S et al., 2002; Pavan LD, 1995)

在某些情况下,重新激活的病毒可以扩散到肺、肝、肠和脑中,导致肺炎、肝炎、脑炎和弥散性血管内凝血病。播散性疾病更可能发生在那些免疫功能严重受损的人群中,据报道病死率在5%至15%之间,大多数死亡可归因于肺炎(Rogers et al., 1995; Gnann et al., 1991)。

患有活动性病变的个体,尤其是免疫抑制的个体,可以将VZV病毒传播给易感个体,从而导致水痘,因此,与带状疱疹有显著接触的高危个体需要进行接触后管理(参见第三十四章)。没有证据表明带状疱疹可以从另一个水痘患者身上获得。

疾病的历史和流行病学

水痘感染是带状疱疹发展的先决条件。在没有水痘疫苗接种计划的温带气候中,水痘感染的终生风险超过95% (Banz et al., 2003)。

尽管带状疱疹可在任何年龄发生,但发病率随年龄增长而增加(见图1),估计终生风险为四分之一(Miller et al., 1993)。随着年龄的增长,发病率的增加被认为与年龄相关的免疫衰老有关。

使用许多不同的初级保健来源的数据对带状疱疹的年龄特异性发病率进行了估计(van Hoek et al., 2009)。

英格兰和威尔士基于全科医生的研究数据表明,每年有超过50,000例带状疱疹发生在70岁及以上的老年人中。带状疱疹的严重程度通常随着年龄的增长而增加(图1),并可能导致需要住院治疗的PHN(表1)。研究估计10-20%的带状疱疹病例会发生眼部带状疱疹(Opstelten et al., 2002),其中约4%的病例会导致长期后遗症,包括疼痛(Bowsher,1999)。

据估计,在70岁及以上的人群中,约1/1000的带状疱疹病例会导致死亡(van Hoek et al., 2009),尽管由于人口的性质和共病的风险,一些记录为带状疱疹相关的死亡可能不会直接归因于该疾病。

图1英格兰和威尔士免疫功能正常人群中每年每100,000人中特定年龄组带状疱疹的估计发病率(2007年人口)。数据取自van Hoek et al., 2009年。
表28a 1:按年龄组分列的英格兰和威尔士免疫功能正常人口中患PHN的估计百分比(2007年人口)。数据取自van Hoek et al., 2009。
年龄层
60-64岁65-69岁70-74岁75-79岁80-84岁85岁
90天后发展PHN的比例9%11%15%20%27%52%

在患有某些疾病的个体中,带状疱疹的风险也会增加,包括系统性红斑狼疮,(Nagasawa et al., 1990),类风湿性关节炎,(Smitten et al., 2007),糖尿病(Heymann et al., 2008)和韦格纳肉芽肿病。(Wung et al., 2005)。

带状疱疹疫苗

在英国有两种许可的带状疱疹疫苗。

Zostavax®

Zostavax®含有源自水痘带状疱疹病毒Oka/Merck株的减毒活病毒,其剂量明显高于Varivax®水痘疫苗。

在一项临床试验中,对38,546名60岁及以上的成年人进行了一剂Zostavax®的评估,其中17,775名为70岁及以上。Zostavax®疫苗分别将60岁及以上人群和70岁及以上人群中带状疱疹的发病率降低了51.3%和38%,将PHN的发病率分别降低了66.5%和66.8%(Oxman et al., 2005; Oxman et al., 2008)。该疫苗耐受性良好,在接种前有带状疱疹病史的个体中也具有免疫原性(Levin et al., 2008)。在Zostavax®的英国疫苗计划的前三年,针对带状疱疹事件的疫苗有效性为64% (95% CI 60-68%),针对PHN的疫苗有效性为81% (95% CI 61-91%),在常规和追赶队列中的VE估计值非常相似(Walker et al., 2018)。

在Zostavax®的临床试验中,尚未报告疫苗病毒的传播。然而,使用较低剂量的相同病毒株的水痘疫苗的经验表明,疫苗病毒的传播很少发生在出现水痘带状疱疹病毒(VZV)样皮疹的受接种者和易感的密切接触者之间。没有VZV样皮疹的水痘疫苗接种者的疫苗病毒传播尚未得到证实。因此,虽然理论上仍存在将减毒疫苗病毒传播给易感个体的风险,但在带状疱疹疫苗接种后出现皮疹的患者中,这种风险应与出现自然带状疱疹的风险降低和从社区中传播的野生型VZV的高得多的传播风险进行权衡。

单剂量Zostavax®后的完整保护持续时间尚不清楚。在最初的临床试验中,平均随访时间为3.09年,尽管疫苗可能提供更长时间的保护。在对英国疫苗计划的疫苗有效性的首次正式评估中,有证据表明,随着时间的推移,VE从接种后第一年的69%(95%可信区间65-74%)下降到第三年的45%(95%可信区间29-57%)。

在英格兰常规项目的前五年,通过接种Zostavax®疫苗,估计避免了40,500次全科医生咨询和1,840次住院(Andrews et al., 2020)。这些降低与常规队列(70岁接种疫苗)的37%(住院带状疱疹)和75%(PHN咨询)之间的有效性一致,与追赶队列(78-79岁接种疫苗)的49%(住院PHN)和66%(PHN咨询)之间的有效性一致。不建议使用Zostavax®进行复种。

Shingrix®

Shingrix®是一种重组疫苗,含有通过重组DNA技术生产的水痘带状疱疹病毒糖蛋白E抗原,辅以AS01B。

在15,411名参与者的3期随机安慰剂对照临床试验中,在7,695名年龄≥ 50岁和6,950名年龄≥70岁的免疫正常成人中,间隔2个月接种两剂Shingrix®的疫苗有效率估计分别为97.2%和91.2%(Lal et al., 2015)。

在一项3期临床试验中,年龄在18岁及以上的自体造血干细胞移植受者间隔1-2个月接受两剂Shingrix®,在接种疫苗后1年持续出现强烈的体液和细胞反应。(Dagnew et al., 2019)事后功效分析显示,在包括非霍奇金B细胞淋巴瘤和慢性淋巴细胞白血病在内的免疫低下患者中,疫苗对带状疱疹的功效为87.2%。

在一项针对年龄大于65岁的美国成年人的研究中,估计Shingrix®的一剂和两剂真实世界疫苗的有效性分别为56.9%和70.1%(Izurieta et al., 2021)。两剂疫苗对带状疱疹后神经痛的有效率为76.0% (95%可信区间为68.4-81.8)。对于80岁以上的成年人、在≥180天接受第二剂疫苗或患有自身免疫性疾病的个体,两剂疫苗的有效性没有显著降低。

储存

Zostavax®和Shingrix®

未配制的疫苗及其稀释剂应储存在原包装中,温度为+2℃至+8℃,并避光保存。所有疫苗在某种程度上都对冷热敏感。高温加速了大多数疫苗效力的下降,从而缩短了它们的保质期。除非疫苗储存在正确的温度下,否则效力可能会降低。冷冻可能导致某些疫苗的反应原性增加和效力丧失。它还会在容器中产生细小的裂纹,导致内容物被污染。

剂型

Zostavax®

Zostavax®可作为冻干制剂(一种灰白色致密结晶塞)使用,通过稀释剂(一种清澈无色的液体)复溶。复溶后,Zostavax®为半混浊至半透明、灰白色至浅黄色液体。

Zostavax®以小瓶和预装注射器的形式提供,二次包装中有两个单独的针头。Zostavax®仅提供单个包装。

冻干悬液复溶后,应立即使用疫苗,但可在复溶后30分钟内使用。

Shingrix®

Shingrix®为白色粉末,可与稀释剂复溶,并作为混悬液注射。复溶后,悬浮液是乳白色无色至浅褐色液体。

Shingrix®的包装规格为1瓶粉末加1瓶悬浮液,或10瓶粉末加10瓶悬浮液。应目视检查重组疫苗是否有任何外来颗粒物质和/或外观变化。如果观察到任何一种情况,则不应接种疫苗。

重组后,疫苗应立即使用;如果不可能,疫苗应储存在冰箱(2℃–8℃)中。如果6小时内未使用,应将其丢弃。

剂量和时间表

成人应接受单剂量0.65毫升的Zostavax®

成人应至少间隔2个月接种两剂0.5毫升的Shingrix®。

接种

Zostavax®可以通过肌内或皮下注射给药,优选在上臂的三角肌区域。肌肉注射是首选的给药途径,因为注射部位的不良反应在通过这种途径接受疫苗的人中明显较少发生。对于患有出血性疾病的患者,Zostavax®应通过皮下深层注射给药,以降低出血风险。

Shingrix®应通过肌肉注射给药,最好是在上臂三角肌区域。不建议皮下给药。患有血小板减少症或任何凝血障碍的患者应慎用Shingrix®,因为肌肉注射后可能会出现出血。疫苗不得通过血管注射。有关注射技术的更多信息,请参见Chapter 4

如果Zostavax®或Shingrix®疫苗与另一种疫苗同时接种,则应在不同的部位接种,最好是在不同的肢体。如果给药在同一个肢体,它们应该至少分开2.5厘米(美国儿科学会,2006)。

应在个人记录中注明每种疫苗的注射地点。

处置(也指第3章)

根据地方当局的安排和卫生技术备忘录07-01:医疗废物的安全管理(卫生部,2013年)中的指导,用于疫苗接种的设备,包括用过的小瓶、安瓿或部分排出的疫苗,应在疗程结束时通过密封在适当的防穿刺“锐器”箱中进行处置。

疫苗使用建议

国家带状疱疹免疫计划的目的是降低老年人带状疱疹的发病率和严重程度。

两种疫苗在英国获得许可并可获得;Zostavax®(一种活疫苗)以单剂量给药,Shingrix®(重组亚单位疫苗)以两剂量方案给药。

70-79岁成年人国家方案

自2013年以来,利用Zostavax®为70岁的人制定了常规方案。与此同时,分阶段向70-79岁的人推出了一项补习计划。年龄组的选择基于Zostavax®的成本效益证据。这一年龄组可能最有能力从疫苗接种中受益(van Hoek et al., 2009),原因如下:

  • 该年龄组的带状疱疹疾病负担(随年龄增长而增加)
  • Zostavax®在该年龄组中的估计疗效(随年龄增长而降低)
  • Zostavax®的保护期限,以及
  • 关于第二剂Zostavax®疫苗有效性的有限数据该疗程由单剂Zostavax®组成

虽然Zostavax®被授权从50岁开始使用,并且在该年龄组有效,

与老年人相比,50-69岁的人带状疱疹疾病的负担一般没有那么严重。此外,考虑到保护期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而缩短,不建议70岁以下的人常规接种疫苗。

80岁以后给药的成本效益也较低,因为疫苗对老年人的有效性较低。

Zostavax®和Shingrix®不适用于预防原发性VZV感染(水痘),也不应用于儿童和青少年。

70至79岁的免疫抑制个体

从2021年起,有资格接种带状疱疹疫苗的个人(70-79岁的成年人),但禁忌接种活疫苗的,应改为提供Shingrix®。该年龄组中应接种Shingrix®而非Zostavax®的个体总结如下(方框)。如果有任何疑问,个别患者应与他们的专家讨论。

目前Shingrix®的供应有限,因此70-79岁免疫抑制水平较低的患者应接种Zostavax®。原发性体液免疫缺陷,如X连锁无丙种球蛋白血症,除非与T细胞缺陷相关,否则其本身并不是Shingrix®的指征。如果有任何疑问,应寻求免疫学家的专家意见。因哮喘/慢性阻塞性肺病(COPD)等疾病急性发作而接受相当于每天≤40mg泼尼松龙的高剂量短期免疫抑制的个人,或

新冠肺炎不被认为是严重的免疫抑制,当他们康复后可以接种Zostavax®疫苗。

Shingrix®不应用于因肾上腺功能不全而接受皮质类固醇替代治疗的患者,或接受局部或吸入皮质类固醇或皮质类固醇替代治疗的患者,这些患者可以接受Zostavax®替代治疗。

方框:严重免疫抑制的定义

患有原发性或获得性免疫缺陷症的个人,其病症包括:

    • 急性和慢性白血病,以及治愈后不到12个月的临床侵袭性淋巴瘤(包括霍奇金淋巴瘤)
    • 慢性淋巴组织增生性疾病(包括血液恶性肿瘤,如惰性淋巴瘤、慢性淋巴性白血病、骨髓瘤、Waldenstrom巨球蛋白血症和其他浆细胞恶液质症)随访中的个体(注意:此列表不完整)
    • HIV/AIDS引起的免疫抑制,目前CD4细胞计数低于200细胞/μl
    • 原发性或获得性细胞免疫缺陷和联合免疫缺陷–患有淋巴细胞减少症(< 1,000个淋巴细胞/微升)或功能性淋巴细胞疾病的患者
    • 在过去24个月内接受同种异体(来自捐献者的细胞)或自体(使用自己的细胞)干细胞移植的患者
    • 超过24个月前接受干细胞移植,但仍患有免疫抑制或移植物抗宿主病(GVHD)的患者

接受免疫抑制或免疫调节治疗的个人,包括:

    • 因任何适应症而正在接受或在过去6个月内已经接受免疫抑制化疗或放疗的患者
    • 正在接受或在过去6个月内接受实体器官移植免疫抑制治疗的人
    • 那些正在接受或在过去3个月内已经接受过靶向治疗的自身免疫性疾病患者,如JAK抑制剂或生物免疫调节剂包括

b细胞靶向疗法(包括利妥昔单抗,但应考虑6个月的免疫抑制期)、单克隆肿瘤坏死因子抑制剂(TNFi)、T细胞共刺激调节剂、可溶性TNF受体、白细胞介素(IL)-6受体抑制剂。,

IL-17抑制剂、IL-12/23抑制剂、IL-23抑制剂(注意:此列表并不详尽)

正在接受或已经接受免疫抑制治疗的患有慢性免疫介导的炎性疾病的个体

    • 上个月连续10天以上使用中到高剂量皮质类固醇(相当于每天≥20毫克泼尼松龙)
    • 前3个月长期中等剂量皮质类固醇(相当于每天≥10mg泼尼松龙,持续4周以上)
    • 任何非生物口服免疫调节药物,如甲氨蝶呤>每周20毫克(口服和皮下注射),硫唑嘌呤> 3.0毫克/千克/天;6-巯基嘌呤> 1.5毫克/千克/天,霉酚酸酯> 1克/天)
    • 个别剂量低于上述剂量的某些联合治疗,包括每日≥7.5mg泼尼松龙与其他免疫抑制剂(羟氯喹或柳氮磺胺吡啶除外)联合治疗,以及在过去3个月内接受甲氨蝶呤(任何剂量)与来氟米特联合治疗

前一个月因任何原因接受短期高剂量类固醇(相当于每天> 40mg泼尼松龙,持续一周以上)的个人。

强化免疫

尚未确定是否需要加强剂量的Shingrix®和Zostavax®。

与其他疫苗合用

Zostavax®可与灭活流感疫苗同时接种。因此,预约接种季节性流感疫苗也是提供Zostavax®的一个机会,尽管疫苗应该全年提供,而不仅仅是作为一个季节性计划。无论是与其他疫苗同时给药还是单独给药,由于符合条件的人群可能有较高的共病患病率,因此如果使用Zostavax®,检查接受者是否有接种活疫苗的禁忌症非常重要。

Zostavax®可与23价肺炎球菌多糖疫苗同时注射给符合两种疫苗接种资格的患者。虽然单个制造商进行的试验显示,与间隔四周接受疫苗的患者相比,同时接受带状疱疹疫苗和PPV-23的患者的VZV抗体反应较差,但在VZV抗体滴度和带状疱疹保护之间没有确定的相关性。此外,一项观察性研究表明,无论是与PPV-23同时给药还是间隔4周给药,带状疱疹疫苗在预防带状疱疹方面都同样有效(Tseng et al., 2011)。

在针对50岁及以上成年人的Shingrix® III期对照开放标签临床研究中,个体在接受第一剂Shingrix®的同时接受了无佐剂灭活季节性流感疫苗或PPV-23。联合接种疫苗的免疫反应不受影响,尽管当PPV-23联合Shingrix®一起接种时,发烧和颤抖更常见。

Shingrix®可与灭活流感疫苗同时接种。由于缺乏Shingrix®疫苗与含佐剂流感疫苗联合给药的数据,因此不应该常规提供与含佐剂流感疫苗同时给药的预约。根据目前的信息,理想情况下,日程安排应间隔至少7天,以避免潜在不良事件的不正确归因。然而,如果患者需要两种疫苗,并且需要快速保护或被认为可能会失去随访,则仍可考虑联合用药。

Zostavax®和Shingrix®的免疫接种最好在新冠肺炎疫苗接种后延迟7天,反之亦然。这两种疫苗都没有经过常规测试共同接种;Shingrix®的副作用有可能与新冠肺炎疫苗的副作用混淆,并且对Zostavax®的反应可能会降低。然而,如果患者需要两种疫苗,并且需要快速保护或被认为可能会失去随访,则仍可考虑联合用药。

基于MMR疫苗可导致对水痘疫苗的反应减弱的证据(Mullooly et al., 2001),建议MMR和Zostavax®疫苗的给药间隔为4周,以确保足够的保护。

含有减毒活病毒(如黄热病)的旅行疫苗可用于接种带状疱疹疫苗的推荐年龄组。关于Zostavax®和黄热病疫苗的给药时间的证据有限,只有一例报告显示在接受Zostavax®后21天对黄热病疫苗的反应良好(Stier et al, 2012)。鉴于缺乏数据,黄热病疫苗和Zostavax®的给药间隔为4周是合适的。

根据JCVI建议(JCVI,2014年2月),Zostavax®和其他活疫苗之间没有其他时间限制。

由于Shingrix®是一种灭活疫苗,当合格队列中的个体接受了另一种灭活疫苗或活疫苗时,仍应考虑接种Shingrix®疫苗。在大多数情况下,接种疫苗应继续进行,以避免任何进一步的保护延误,并避免病人不回来的风险。在这种情况下,应告知患者与每种疫苗相关的潜在不良事件的可能时间。

既往不完全疫苗接种

如果Shingrix®的疗程中断或延迟,应使用相同的疫苗重新开始,但不应重复第一剂。

怀孕

Zostavax®不适用于育龄妇女。孕妇不应接受Zostavax®。

在怀孕期间或哺乳期注射灭活的重组病毒或细菌疫苗或类毒素没有已知的风险(Kroger et al., 2013)。如果有指征,在与孕妇充分讨论疫苗接种的风险和益处后,可以考虑在怀孕期间使用Shingrix®

禁忌症

Shingrix®

Shingrix®不应用于已确认对疫苗任何成分有过敏反应的患者。

Zostavax®

Zostavax®不应用于对之前剂量的含水痘病毒疫苗或疫苗的任何成分有过敏反应的患者。

Zostavax®不适用于育龄妇女。孕妇不应接受Zostavax®。

Zostavax®也禁用于严重免疫抑制患者(see box page 7).

原发性体液免疫缺陷,如X连锁无丙种球蛋白血症,本身并不是Zostavax®的禁忌证,除非与T细胞缺陷相关。

对于哮喘、慢性阻塞性肺病(COPD)或新冠肺炎等疾病的急性发作,剂量相当于≤40mg泼尼松龙/天的免疫抑制剂可在患者康复后接种Zostavax®疫苗。Zostavax®也可用于肾上腺功能不全的皮质类固醇替代治疗,或局部或吸入皮质类固醇或皮质类固醇替代治疗。

如果接种疫苗的初级卫生保健专业人员对治疗的性质(包括生物制剂)或免疫抑制的程度有疑虑,他们应联系相关专家寻求建议。

免疫抑制和艾滋病毒

患有严重免疫抑制的70-79岁个体(see box page 7)应该接收Shingrix®而不是Zostavax®。免疫抑制水平较低的个体可以接受Zostavax®。负责疫苗合格队列中免疫抑制患者的专家应在与初级保健部门的通信中包括他们对患者Zostavax®适用性的意见声明。

预期接受免疫抑制治疗的70-79岁人群

在免疫抑制的个体中,带状疱疹的风险和严重程度相当高,因此,在开始可能禁止未来Zostavax®疫苗接种的治疗之前,应该理想地评估预期接受免疫抑制治疗的合格个体的疫苗合格性。目前Shingrix®的供应有限,通过国家方案供应的疫苗不应用于预处理

接种疫苗。先前未接受Zostavax®的符合条件的个体应尽早接受单剂疫苗,并且至少在开始免疫抑制治疗前14天接受,但如果可能延迟,最好离开一个月。

严重暴露于带状疱疹后的高危个体的管理

VZV病毒的传播可能发生在直接接触带状疱疹病灶后,导致对VZV病毒易感的接触者出现水痘。因此,应评估水痘感染严重并发症高危人群是否需要使用抗病毒药物或水痘带状疱疹免疫球蛋白进行暴露后管理(参见第三十四章了解更多详情)。

不建议将Zostavax®或Shingrix®用于暴露后预防或水痘或带状疱疹的治疗。

预防措施

急性不适者的免疫接种应推迟至完全康复后进行。这是为了避免由于错误地将任何体征或症状归因于疫苗的副作用而混淆任何急性疾病的诊断。

Zostavax®和Shingrix®不推荐用于治疗带状疱疹或带状疱疹后神经痛(PHN)。患有带状疱疹的人应该等到症状消失后再考虑接种带状疱疹疫苗。然而,带状疱疹发作后发生的自然加强使得在恢复后立即提供带状疱疹疫苗的益处不清楚。一年内出现两次或两次以上带状疱疹的患者应在接种疫苗前进行免疫学检查。

临床医生可能希望与当地专家团队讨论此类病例。

尚未评估Zostavax®和已知对VZV有效的抗病毒药物的同时给药,但阿昔洛韦等药物可能会减少疫苗病毒的复制,从而减弱反应。对于正在接受口服或静脉注射抗病毒药物(如阿昔洛韦)治疗的非水痘带状疱疹感染患者,Zostavax®免疫接种应推迟至治疗停止后48小时。这也适用于接受阿昔洛韦预防的个体,在接种疫苗前应至少停止48小时,以及在过去6周内接受高剂量IVIG或水痘带状疱疹免疫球蛋白(VZIG)的个体。

这是因为治疗可能会降低对疫苗的反应,从而降低疫苗的有效性。局部使用阿昔洛韦不是Zostavax®或Shingrix®疫苗接种的禁忌症。

活疫苗接种后的传播

水痘活疫苗(Varivax和Varilrix)的上市后经验表明,疫苗病毒的传播很少发生在出现水痘样皮疹的接种者和易感接触者之间,尽管在Zostavax®的许可前临床试验中,没有证据表明疫苗病毒在接种者和易感接触者之间传播

作为一项预防措施,任何在接受Zostavax®后出现水疱性皮疹的人在与易感(水痘)患者接触时应确保覆盖皮疹区域,直到皮疹干燥并结痂。如果接种疫苗的人本身免疫抑制,他们应该避免接触易感人群,直到皮疹干燥结痂,因为病毒传播的风险更高。

对于近期接种疫苗后出现水痘样皮疹的脆弱患者,可考虑预防性使用阿昔洛韦。

如果免疫功能正常的人在Zostavax®疫苗接种后出现局部水疱性皮疹,则无需进行接触追踪。

由于Shingrix®是一种重组蛋白疫苗,接种Shingrix®后不会出现水痘样皮疹。

Zostavax®疫苗接种后皮疹的检测

如果患者在Zostavax®治疗后出现水痘(大面积)或带状疱疹样(皮肤型)皮疹,还应采集囊泡液样本进行分析,以确认诊断并确定皮疹是疫苗相关型还是野生型。这项服务可在位于科林代尔的英国公共卫生部病毒参考部(VRD)获得(电话:0208 327 6017)。请注意,英国公共卫生部的病毒参考部门不提供取样套件。要求卫生专业人员从当地医院实验室获取囊泡拭子。关于如何采集囊泡液体样本的表格和说明可在以下网址找到:https://www.gov.uk/government/出版物/水痘-带状疱疹-病毒-转诊-表格

50岁以下个体意外接种Zostavax®疫苗

Zostavax®被许可用于50岁以上的个体。然而,大多数50岁以下的成年人可能对水痘免疫,因此无意中接种Zostavax®不太可能导致严重的不良反应。根据两项临床试验的有限数据,包括30岁及以上的VZV血清阴性或低血清阳性成人,局部和全身反应的发生率与接受疫苗作为临床试验一部分的其他受试者报告的发生率相似。未报告严重的疫苗相关反应。

虽然Zostavax®与水痘疫苗相似,但其抗原含量明显更高。水痘疫苗在易感儿童中的早期试验使用的病毒剂量接近Zostavax®中使用的范围(Weibel et al., 1984)。高剂量制剂耐受性良好且有效。水痘患者意外接种Zostavax®疫苗

儿童不大可能导致严重的不良反应,应算作水痘疫苗的有效剂量。

免疫抑制个体意外接种Zostavax®疫苗应紧急评估意外接种Zostavax®疫苗的免疫抑制个体,以确定其免疫抑制程度。这个年龄组的所有人都应该是VZV抗体阳性,因此,水痘-带状疱疹免疫球蛋白(VZIG)是不太可能有益,但对于减毒疫苗病毒造成显著风险的患者,可考虑预防性使用阿昔洛韦。考虑到带状疱疹传播的风险和严重性,应紧急评估因疏忽接种疫苗而出现水痘皮疹的免疫抑制个体,并立即给予静脉大剂量阿昔洛韦治疗。

怀孕期间意外接种Zostavax®疫苗

作为一项预防措施,临床医生应像对待自然暴露于水痘感染一样对待孕妇不慎注射Zostavax®疫苗,并应紧急评估该妇女对水痘的易感性。

对于那些不能提供可靠的水痘感染史或水痘疫苗接种记录的妇女,应进行紧急水痘抗体试验(VZV IgG)。对于那些在检测中发现VZV IgG阴性的妇女,将其视为水痘暴露,并评估是否需要使用抗病毒药物或VZIG进行暴露后治疗。在当地检测中发现VZV IgG阴性的孕妇的样本将被要求送到病毒参考部门储存。

所有在怀孕期间意外接种Zostavax®的事件也应使用“怀孕报告表(ViP)”中的“疫苗给药”报告给英国公共卫生部。https://www.gov.uk/vaccination-in-pregnancy-vip

不良反应

Zostavax®的安全性已在临床试验中得到广泛评估;Zostavax®最常报告的副作用是注射部位反应,包括红斑(发红)、疼痛、肿胀和瘙痒(瘙痒),至少十分之一的人会出现这种副作用。100人中至少有1人报告的其他常见反应是血肿、注射部位硬结和发热、手臂或腿部疼痛和头痛。非常罕见的是,水痘样疾病的报告率不到万分之一。

在Zostavax®产品特性总结中可以找到副作用的完整列表。(https://www . medicines . org . uk/EMC/medicine/25927)。

Shingrix®的安全性已经过临床试验评估;在50岁及以上的人群中,最常报告的副作用是注射部位疼痛(68%)、肌痛(33%)和疲劳(32%)。这些反应大多持续时间不长(平均持续时间为2-3天)。

对于Zostavax®或Shingrix®的严重可疑不良反应,应使用黄卡报告方案报告给医疗和保健产品监管机构(MHRA)www.mhra.gov.uk/yellowcard)。

供应

Zostavax®疫苗由赛诺菲巴斯德MSD公司的母公司之一美国默克公司生产(电话:0800 085 5511)。

Shingrix®由葛兰素史克公司制造;上市许可持有人是葛兰素史克英国有限公司(电话:0800 221 441)。

在英格兰,这些疫苗应通过ImmForm网站(www.immform.dh.gov.uk)并由Movianto UK(电话:01234 248631)作为国家免疫计划的一部分分发。有关ImmForm的更多信息,请访问http://immunisation.dh.gov.uk/immform帮助表/或ImmForm帮助台,网址为helpdesk@immform.org.uk或电话:0844 376 0040

只能通过ImmForm订购为国民保健系统的国家免疫方案集中购买的疫苗,这些疫苗免费提供给国民保健系统各组织。

私人处方、疫情、职业健康使用或旅行的疫苗不是免费提供的,应该从制造商处订购。

如需获得Zostavax®用于常规项目之外,请直接联系赛诺菲巴斯德MSD公司,电话:0800 085 5511。

要获得在国家免疫计划之外使用的Shingrix®,请直接联系葛兰素史克英国公司,电话:0800 221 441。

在北爱尔兰,用于全国免疫方案的Zostavax®由Movianto N.I .订购和分发(电话:028 9079 5799传真:028 9079 6303)

在苏格兰,应该从当地疫苗储备中心获得供应。详情可从国家采购处(电话。0131 275 7587)

参考

American Academy of Pediatrics (2006) Active Immunization. In: Pickering LK (ed.) Red Book: 2006. Report

of the Committee on Infectious Diseases. 27th edition. Elk Grove Village, IL: American Academy of Pediatrics,

pp. 9-54.

Andrews N, Stowe J, Kuyumdzhieva, et al (2020) Impact of the herpes zoster vaccination programme on

hospitalized and general practice consulted herpes zoster in the 5 years after its introduction in England: a

population-based study. BMJ Open 2020;10:e037458. doi: 10.1136/bmjopen-2020-037458

Banz K, Wagenpfeil S, Neiss A et al. (2003) The cost-effectiveness of routine childhood varicella vaccination in

Germany. Vaccine 7;21(11-12):1256-67.

Benson C, Hua L, Andersen J, et al. (2012) ZOSTAVAX is generally safe and immunogenic in HIV+ adults

virologically suppressed on ART: results of a phase 2, randomized, double-blind, placebo-controlled trial.

Program and abstracts of the 19th Conference on Retroviruses and Opportunistic Infections; March 5-8,

2012; Seattle, Washington. Abstract 96

Brisson M, Edmunds WJ, Law B et al. (2001) Epidemiology of varicella zoster virus infection in Canada and

the United Kingdom. Epidemiol Infect. 127(2):305-14.

Bowsher D (1999) The lifetime occurrence of Herpes zoster and prevalence of post- herpetic neuralgia: a

retrospective survey in an elderly population. Eur J Pain 3(4): 335-42.

Dagnew AF, Ilhan O, Lee W-S, et al. (2019) Immunogenicity and safety of the adjuvanted recombinant zoster

vaccine in adults with haematological malignancies: a phase 3, randomized, clinical trial and post-hoc efficacy

analysis. The Lancet Infectious Diseases, vol 19, issue 9, P 988-1000.

Department of Health, 2013. Health Technical Memorandum 07-01 – Safe management of healthcare waste.

https://www.gov.uk/government/publications/guidance-on-the-safe-management-of-healthcare-waste.

Fleming DM (1999) Weekly Returns Service of the Royal College of General Practitioners.

Commun Dis Public Health 2(2): 96-100.

Gauthier A, Breuer J, Carrington D et al. (2009) Epidemiology and cost of herpes zoster and post-herpetic

neuralgia in the United Kingdom. Epidemiol Infect 137(1): 38-47.

Gilden DH, Dueland AN, Cohrs R et al. (1991) Preherpetic neuralgia. Neurology.

41(8):1215-8.

Gnann JW and Whitley RJ (1991) Natural history and treatment of varicella-zoster virus in high-risk

populations. J Hosp Infect 18:317–29.

Harpez R, Ortega-Sanchez IR, Seward JF (2008) Prevention of Herpes Zoster, Recommendations of the

Advisory Committee on Immunization Practices. MMWR 57 (RR-5)

Heymann AD, Chodick G, Karpati T, et al (2008). Diabetes as a risk factor for herpes zoster infection: results

of a population-based study in Israel. Infection;36:226–230.

Izurieta HS, Wu X, Forshee R, et al. (2021) Recombinant zoster vaccine (Shingrix) real-world effectiveness in

the first two years post-licensure. Clin Infect Dis :2021 Feb 13;ciab125. doi: 10.1093/cid/ciab125. Online

ahead of print.

Katz J, Cooper EM, Walther RR et al. (2004) Acute pain in herpes zoster and its impact on health-related

quality of life. Clin Infect Dis 39:342-8.

Koenig HC, Garland JM, Weissman D, Mounzer K. (2013).Vaccinating HIV patients: focus on human

papillomavirus and herpes zoster vaccines. AIDS Rev. Apr-Jun;15(2):77-86

Lal H, Cunningham AL, Godeaux O, et al (2015) Efficacy of an adjuvanted herpes zoster subunit vaccine in

older adults. NEJM. 372:2087-2096

Levin MJ, Oxman MN, Zhang JH et al. (2008) Varicella-zoster virus-specific immune responses in elderly

recipients of a herpes zoster vaccine. J Infect Dis 197(6): 825-35.

McCormick A, Charlton J and Fleming D (1995) Assessing health needs in primary care. Morbidity study from

general practice provides another source of information. BMJ 310(6993): 1534.

Miller E, Marshall R and Vurdien J (1993) Epidemiology, outcome and control of varicella- zoster infection.

Rev Med Microbiol 4(4): 222-30.

Mullooly J and Black S (2001) Simultaneous administration of varicella vaccine and other recommended

childhood vaccines – United States, 1995–9. MMWR 50(47): 1058-61.

Nagasawa K, Yamauchi Y, Tada Y et al. (1990) High incidence of herpes zoster in patients with systemic lupus

erythematosus: an immunological analysis. Ann Rheumatic Dis 49:630–3.

Opstelten W, Mauritz JW, de Wit NJ et al. (2002) Herpes zoster and postherpetic neuralgia: incidence and

risk indicators using a general practice research database. Fam Pract 19(5): 471-5.

Oxman MN and Levin MJ (2008) Vaccination against Herpes Zoster and Postherpetic Neuralgia. J Infect Dis

197 Suppl 2 S228-36.

Oxman MN, Levin MJ, Johnson GR et al. (2005) A vaccine to prevent herpes zoster and postherpetic

neuralgia in older adults. N Engl J Med 352(22 ): 2271-84.

Pavan Langston D (1995) Herpes zoster ophthalmicus. Neurology 45:50–1.

Ragozzino MW, Melton LJ, Kurland LT et al. (1982) Population-based study of herpes zoster and its sequelae.

Medicine 61:310–6.

Rogers SY, Irving W, Harris A et al. (1995). Visceral varicella zoster infection after bone marrow transplantation

without skin involvement and the use of PCR for diagnosis. Bone Marrow Transplant 15:805–7.

Schmader KE, Oxman MN, Levin MJ, Johnson G, Zhang JH, Betts R, Morrison VA, Gelb L, Guatelli JC,

Harbecke R, Pachucki C, Keay S, Menzies B, Griffin MR, Kauffman C, Marques A, Toney J, Keller PM, Li X,

Chan IS, Annunziato P; Shingles Prevention Study Group.(2012) Persistence of the efficacy of zoster vaccine

in the shingles prevention study and the short-term persistence substudy Clin Infect Dis. Nov 15;55(10):1320-

8. doi: 10.1093/cid/cis638. Epub 2012 Jul 24.

Shaikh S, Ta CN (2002) Evaluation and management of herpes zoster ophthalmicus. Am Fam Physician

66:1723–30.

Smitten AL, Choi HK, Hochberg MC et al. (2007) The risk of herpes zoster in patients with rheumatoid

arthritis in the United States and the United Kingdom. Arthritis Rheum 57:1431–8.

Stier DM, Weber IB, Staples JE. Lack of Interference by Zoster Vaccine With the Immune Response to Yellow

Fever Vaccine. J Travel Med 2012; 19: 122–123.

Tseng HF, Smith N, Sy LS and Jacobsen SJ(2011) Evaluation of the incidence of herpes zoster after

concomitant administration of zoster vaccine and polysaccharide pneumococcal vaccine. Vaccine

29(20):3628-32

van Hoek AJ, Gay N, Melegaro A et al. (2009) Estimating the cost-effectiveness of vaccination against herpes

zoster in England and Wales. Vaccine 27(9): 1454-67.

Weibel RE, Neff BJ, Kuter BJ et al. (1984). Live attenuated varicella virus vaccine. Efficacy trial in healthy

children. N Eng J Med 310: 1409-15.

Wung PK, Holbrook JT, Hoffman GS et al. (2005) Herpes zoster in immunocompromised patients: incidence,

timing, and risk factors. Am J Med 118:1416.e9–e18.

Zostavax SPC Zostavax®: Summary of Product Characteristics.

https://www.medicines.org.uk/emc/medicine/25927 Accessed: April 2015.

 

发表回复

鄂ICP备2023013376号-1

Warning: mkdir(): Permission denied in /usr/local/lighthouse/softwares/wordpress/wp-content/plugins/bosima-wechat-page-sharing/wechat.php on line 30

Warning: fopen(/usr/local/lighthouse/softwares/wordpress/wp-content/uploads/ae-logs/log-2024-07-20.log): Failed to open stream: Permission denied in /usr/local/lighthouse/softwares/wordpress/wp-content/plugins/appexperts/includes/init/common/app-expert-logger.php on line 80
Can't create {static::log_fi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