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RS-CoV-2可以从浣熊跳到人身上,但物种屏障可能会干扰

SARS-CoV-2可以从浣熊跳到人身上,但物种屏障可能会干扰

数据表明,SARS-CoV-2可以从浣熊跳到人身上,但物种屏障可能会干扰

新闻简报

 

貉
Tambako the Jaguar / Flickr cc

《PLOS Pathogens》上的一项研究发现,貉可能会携带导致 COVID-19 的 SARS-CoV-2 并将其传播给人类,尽管促进病毒进入细胞的酶存在严重差异,但这种跳跃不太可能 发生。

“冠状病毒从一个物种转移到另一个物种的关键是其刺突蛋白与新宿主细胞上的受体结合的能力,”作者指出。

明尼苏达大学的研究人员探究了 SARS-CoV-2 的刺突蛋白与血管紧张素转换酶 2 (ACE 2) 之间的相互作用,后者让病毒进入细胞。研究人员说,SARS-CoV-2等冠状病毒以其跳跃物种的能力而闻名。

貉是原产于东亚的小型、魁梧、像狐狸一样的犬科动物,被认为是 SARS-CoV-2 种间跳跃到人类的可能中介,这导致了 COVID-19 大流行。这些动物和果子狸也被认为参与了SARS-CoV-1的传播,SARS-CoV-1是导致2002-2003年严重急性呼吸系统综合症(SARS)爆发的病毒。

“有几个物种正在被审查为潜在的罪魁祸首,包括蝙蝠、穿山甲和貉,”作者写道。“在武汉市华南海鲜市场的样本中检测到它们的DNA和SARS-CoV-2遗传物质后,貉受到怀疑,该市场被广泛认为是大流行的起源地。”

也可能影响其他哺乳动物

生化分析显示,貉ACE 2确实允许SARS-CoV-2进入细胞,尽管不如人类ACE 2有效。

结构比较突出了貉ACE2与人类ACE2的病毒结合残基的差异,解释了它们作为SARS-CoV-2受体的不同有效性。

研究人员写道:“结构比较突出了貉ACE2与人类ACE2相比病毒结合残基的差异……,解释了它们作为SARS-CoV-2受体的不同有效性。“这些变异导致了貉和人类之间在SARS-CoV-2传播方面存在的物种屏障。”

这一发现揭示了SARS-CoV-2如何影响其他哺乳动物。“我们的研究强调了貉作为SARS-CoV-2携带者的潜力,并确定了影响病毒在物种之间跳跃能力的分子屏障,”他们总结道。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