僵尸鹿病正在蔓延,科学家们担心它可能会传染给人类

僵尸鹿病正在蔓延,科学家们担心它可能会传染给人类

Zombie deer disease is spreading and scientists are concerned that it could jump to humans

僵尸鹿病正在蔓延,科学家们担心它可能会传染给人类

慢性消耗性疾病的病因与疯牛病相似,疯牛病是人类的致命疾病。

  • 22 二月 2024
  • 5 最小阅读
  • 对话
慢性消耗性疾病(CWD)或“僵尸鹿病”正在北美蔓延。图片来源:乔恩·泰森 on Unsplash
慢性消耗性疾病(CWD)或“僵尸鹿病”正在北美蔓延。图片来源:乔恩·泰森 on Unsplash

在北美宁静的林地和草原上,一种无声但令人担忧的现象正在上演:慢性消耗性疾病(CWD)。这种疾病通常被称为“僵尸鹿病”,正在鹿群中悄悄传播,引发了科学家、环保主义者和公众的担忧。

这种神经系统疾病的特征是无数症状,如流口水、嗜睡、磕磕绊绊和目光空洞,现在仅在怀俄明州就有 800 多个鹿、麋鹿和驼鹿样本被发现,突出了这个问题的规模和紧迫性。

CWD谜题的核心是一个奇特的罪魁祸首:朊病毒

朊病毒是错误折叠的蛋白质,也会导致大脑中的正常蛋白质错误折叠,导致神经系统退化。这一独特的特征使朊病毒疾病特别令人担忧,因为它们具有众所周知的弹性,可以在环境中持续多年,可以抵抗传统的消毒方法,如甲醛、辐射和极端温度下的焚烧。

CWD的传播对生态和潜在的人类健康构成重大风险。虽然没有确凿的证据表明CWD可以直接感染人类,但这种可能性仍然是一个令人担忧的问题。

朊病毒疾病,如人类的克雅氏病(CJD)和牛的“疯牛病”,已经表明它们可以跨越物种屏障,带来毁灭性的后果。例如,自1995年以来,英国爆发的疯牛病导致数百万头牛被屠宰,并导致178人死亡,归因于该的人类变种。

尽管人类中没有确诊的CWD病例,但由于几个因素,人们的担忧仍然存在。首先,研究表明,导致CWD的朊病毒可以在实验室条件下感染并在人体细胞内繁殖,从而引发了潜在传播的幽灵。

其次,人类已经通过狩猎和食用它们无意中接触到了可能受感染的动物。报告显示,2017年人类每年食用7,000至15,000只感染CWD的动物,预计每年增加20%。

在CWD患病率高的地区,如威斯康星州,成千上万的人可能在不知不觉中食用了受感染鹿的肉,这凸显了采取措施降低风险的紧迫性。

此外,与检测和诊断人类朊病毒疾病相关的固有困难使情况进一步复杂化。与传统的传染性病原体不同,朊病毒不会触发免疫反应,因此很难通过常规手段检测到它们。这对早期干预和遏制工作构成了重大障碍。

CWD影响人类健康的可能性不仅限于直接传播。朊病毒在环境上的持久性意味着人类也可能通过间接途径暴露,例如受污染的土壤、水和其他环境来源。鉴于朊病毒的复原力及其在环境中长期存在的能力,CWD对人类健康的长期影响仍然不确定,但值得认真考虑。

除了眼前的健康问题外,CWD的传播还带来了重大的生态和经济风险。猎鹿不仅是一种受欢迎的娱乐活动,也是许多社区的重要生计来源。CWD的扩散有可能破坏这种微妙的平衡,可能使鹿群数量锐减,并危及受影响地区的粮食安全。

此外,CWD的生态影响超出了鹿群,影响了整个生态系统。鹿通过浏览和放牧在塑造植被动态(植物群落如何随时间变化和进化)方面发挥着至关重要的作用。它们的减少可能会对植物群落、土壤健康和其他依赖鹿作为食物来源或栖息地修饰剂的野生动物物种产生连锁反应。

在欧洲也是如此

值得注意的是,虽然英国没有爆发CWD,但在2016年,它在挪威的野鹿中被诊断出来,标志着欧洲首例CWD病例。这一事态发展突出表明,CWD有可能传播到目前范围之外,并突出表明需要开展国际合作来监测和控制该疾病。

应对CWD带来的许多挑战需要采取全面和协调的方法。这包括加强监测和监测以追踪疾病的传播,并实施严格的生物安全措施以防止进一步传播——例如控制鹿和麋鹿种群的移动,进行定期检测以监测疾病流行情况,以及促进负责任的狩猎行为以最大限度地降低传播风险。

还需要更多的研究来更好地了解该疾病的传播动态、生态影响和潜在的人类健康影响。

归根结底,CWD的幽灵凸显了生态系统与人类健康的相互联系。通过听取科学家的警告并采取果断行动来降低风险,我们可以努力保护野生动物和人类免受CWD和其他新出现的人畜共患疾病的阴险控制。通过这样做,我们兑现了我们的承诺,即为子孙后代保护地球及其居民的健康和福祉。


作者

塞缪尔·怀特(Samuel J. White),遗传免疫学高级讲师, 诺丁汉特伦特大学

菲利普·威尔逊(Philippe B. Wilson),One Health教授, 诺丁汉特伦特大学

Zombie deer disease is spreading and scientists are concerned that it could jump to humans | Gavi, the Vaccine Alliance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